密云520爱之谷在哪里海报剧照

密云520爱之谷在哪里正片

密云520爱之谷在哪里

  • 伊莎贝尔·于佩尔 热拉尔·德帕迪约 丹·华纳 阿利亚·提西里 迪昂·胡尔 
  • 纪尧姆·尼克卢 

  • 剧情 

    法国 

    法语   英语 

  • 93分钟

    2015 

@《密云520爱之谷在哪里》相关问题

巴黎圣母院的专辑曲目

ACT I 第一幕 1 Ouverture (序曲)15 Le Mot Phoebus (腓比斯的意义)2 Le Temps Des Cathedrales (大教堂时代)16 Beau Comme Le Soleil (君似骄阳)3 Les Sans - Papiers (Clopin) (非法移民)17 Dechire ...



第68届戛纳电影节有速度与激情7吗

侯孝贤失金棕榈不遗憾:创作者想着竞赛就完了侯孝贤过去尽管多次入围戛纳,但仅凭1993年的《戏梦人生》拿到评委会奖(同年,陈凯歌的《霸王别姬》拿到华语片至今唯一一个金棕榈大奖),此次他也成为了继王家卫、杨德昌之后,第三个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华语导演。回想15年前杨德昌凭《一一》拿到此奖,来自台湾的“侯杨”双星闪耀世界,而如今斯人已逝,侯孝贤在戛纳却依然止步此奖。今年竞赛单元最大的惊喜便是侯孝贤的《刺客聂隐娘》,在SCREEN杂志的场刊评分上,该片拿到了3.5分的本届竞赛片最高分,在一份根据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阿根廷等七家场刊和媒体的竞赛片综合得分排名中,《刺客聂隐娘》也高居榜首,可谓是本届竞赛单元口碑最高的影片。侯孝贤为《刺客聂隐娘》筹备十多年,这部电影也是他在2007年《红气球》之后时隔八年的第一部长片作品,也是华语电影界今年最为期待的一部艺术电影。该片以9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刷新了侯孝贤的电影成本纪录。侯孝贤领奖时表示,拍电影不容易,尤其找到那么多钱来拍《聂隐娘》就更难了。谈到中国与西方的文化差异是否会影响影片理解,侯孝贤表示,文化到深层之后,都是关于人的存在和生活,时间长的累积而变成文化,每个国家和地方都应该了解。任何文化的不同,是因为时间越久,人们产生生活特性,而造型出来,可以看到或者描述,这是大家共通的,在世界任何角落拍的电影,只要是关于人的,全世界都能看懂。对于没能获得金棕榈奖,侯孝贤表示,最重要的是,你到底做了什么,你拍了什么,明白这些,就不会在乎得奖的问题,“自己有没有做到我最清楚,我来这里这么久,我的电影在很多地方都参加过竞赛,一个真正的创作者如果想着竞赛就完了。”他提到法国《解放报》上的评论,说“如果这部电影没得奖,就要拿火把丢死评审团”,他认为得到这些评价已经足够。对于《聂隐娘》为何多年之后才出炉,侯孝贤表示,自己有七八年都在忙金马奖和金马影展,担任主席,占用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华语媒体为侯孝贤抱屈:唐风古韵不敌移民黑帮颁奖结束后,华语记者为侯孝贤未拿到大奖而抱屈。尽管雅克·欧迪亚是一位法国一流导演,善于拍摄风格化的类型电影,曾凭借《预言者》获得戛纳评审团大奖,但《流浪的迪潘》并非他导演生涯中最强的一部,在今年场刊评分方面也落后《刺客聂隐娘》整整一分(2.5分)。该片讲述的是一名泰米尔猛虎组织成员偷渡到法国,想过正常人的生活,却依旧卷入当地黑帮斗争的故事,移民与黑帮两种元素,既是现实批判呈现,又有类型片的离奇情节,整体完成度在本届竞赛片中较为领先,但不敌欧迪亚最强的作品《我心遗忘的节奏》和《预言者》。尤其该片本来始终保持一种紧张的节奏,讲述一个黑暗的故事,但当男主角大开杀戒,将一众黑帮分子消灭后,最终的结局竟然就是他与妻子孩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,令人感到突兀,也不符合整体的艺术风格。雅克·欧迪亚对此的解释是,希望影片最后能带来希望,这种说法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说服力。可以说,以欧美系为主的评委们在对《流浪的迪潘》的理解方面肯定比较充分,而面对《刺客聂隐娘》这样兼具风格化和文化特性的杰作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“不明觉厉”的感觉,已属不易。外媒更推崇《索尔之子》 布兰切特未得影后引质疑外国记者主要为获得评审团大奖的《索尔之子》抱屈,认为该片在风格化呈现上更有金棕榈像,而或许还是顾及处女作获奖,以及科恩自己犹太人身份的偏袒争议,《索尔之子》也未在评委这里创造奇迹。另一大争议点来自并列的影后部分,原本媒体预测的获奖者应该是《卡罗尔》中的凯特·布兰切特,亦有可能是她与鲁妮·玛拉并列获得,因为两人在片中饰演的一对同性恋人非常细腻到位。然而获奖的只有鲁妮·玛拉,还并列了另一部法国影片《我的国王》的女主角艾玛纽尔·贝克特。贝克特同时是今年开幕片《昂首挺胸》的导演,本就被质疑是近年阵容最弱的开幕片,而如今由于鲁妮玛拉未到场,只有导演托德·海因斯代领,贝克特独自登台领奖,给她的掌声明显不如最佳男演员文森特·林顿。法国影片入围五部得奖三部 引发“关系户”争议今年戛纳竞赛单元的选片从片单出炉开始就被质疑不断,一方面,名声足以进入主竞赛单元的阿彼察邦、河濑直美、黑泽清、曼多萨等人均被“降级”到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而影片亮相后,明显可以看出质量并不比竞赛单元的大部分影片差。几位竞赛单元新秀的表现并没有真正爆冷的资格,甚至部分入围竞赛单元的名导演也拿出了平庸之作。而法国影片在今年主竞赛单元中入围了五部,整体评价非常一般,除了《流浪的迪潘》质量不错,史蒂芬·布塞的《市场法律》中规中矩之外,麦温的《我的国王》、纪洛姆·尼克乐的《爱之谷》、薇拉莉·邓泽里的《玛格丽特和朱利安》均被媒体吐槽是“关系户”入围,大多都是由戛纳官方合作公司“CANAL+”出品的。最终法国人拿到了金棕榈、男女演员大奖。由于去年法国影片在戛纳竞赛单元颗粒无收,今年的成绩也被认为是一种补偿。